穗晶光电研发实力不及同行,招股书数据与公开信息“打架”

来源:壹财信

作者:邵叶蓁

近年来,LED的应用不断拓展新的市场领域,加之国家政策支持,为LED行业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机遇。借此东风,在新三板挂牌的LED封装厂商深圳市穗晶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穗晶光电")拟冲击创业板,并于2020年10月27日进入问询阶段。

众所周知,LED产业链呈现技术创新快、创造能力强、创意层出不穷的特点,而LED封装行业作为LED产业链的中游,对企业自身的技术、管理和产品质量及人才的要求也更高。不过随着穗晶光电招股书的披露,我们发现其存在研发能力不及同行、招股书数据与公开信息频频"打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被告败诉等问题。

研发能力不及同行

穗晶光电成立于2010年,主营业务为LED封装,是一家专业从事LED器件及背光灯条模组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

招股书显示,穗晶光电控股股东为郑汉武,实际控制人为郑汉武和郑泽伟,二人为叔侄关系,为一致行动人。另外,郑汉武的子女郑洲、郑林、郑玲儿任公司董事,对公司生产经营、人事、财务管理有一定的决定权。

其中郑林自2018年4月至今,任穗晶光电董事、总经理助理,且为审计委员会成员之一。招股书显示,郑林出生于1996年,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高中学历,2019年薪酬为25.53万元。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95后"且仅有高中学历的郑林在2019年的薪酬竟然远超时任公司董事、核心技术人员、高级工程师张三土。招股书显示,张三土从2013年9月至今,任公司FAE高级工程师;2019年6月至今,任公司董事,且为公司仅有的三个核心技术人员之一,但张三土在2019年的薪酬仅为17.98万元。

另据招股书,除张三土外,另两位核心技术人员分别为陈潮深,任公司监事、核心技术人员、高级工程师,2019年薪酬为42.30万元;唐勇,任公司监事、核心技术人员、研发总监,2019年薪酬为56.27万元。

除此之外,2017年至2020年1-3月,穗晶光电研发费用分别为1,998.29万元、2,522.70万元、2,612.23万元和401.51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71%、5.46%、5.51%和5.49%,研发投入占比略有下滑。

研发成果方面,截至2020年3月31日,穗晶光电共计拥有76项专利,其中1项发明专利,75项实用新型专利,还有两项外部专利许可。值得注意的是,穗晶光电唯一的一项发明专利"一种LED的封装结构"却为受让取得,而非原始取得。

公开信息显示,此发明专利发明人为左瑜,专利申请日为2017年11月28日。而在2020年1月7日,该发明专利的申请人进行了变更,由西安科锐盛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安科锐")变更为穗晶光电。另据公开信息,西安科锐成立于2016年,由王海栋持股80%、左瑜持股20%。

另外,与同行可比公司的专利情况对比,穗晶光电研发成果不及同行。

据2020年4月28日在中小板挂牌上市的安徽芯瑞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芯瑞达")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4月7日,芯瑞达共有8项发明专利,且都为原始取得。

根据同花顺iFinD,其余五家可比上市公司深圳市聚飞光电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上市)、木林森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上市)、佛山市国星光电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上市)、深圳市瑞丰光电子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上市)、深圳万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上市)的发明专利成果更是远胜于穗晶光电。

穗晶光电研发实力不及同行,招股书数据与公开信息“打架”

(截图来自同花顺iFinD)

同时,穗晶光电在报告期内还需支付两项高昂的专利许可费。其中穗晶光电需要支付给GE LightingSolutions,LLC的许可费按照协议生效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付款100万美元。许可产品提成费,按总销售额的2%计提;最低提成费每年10万美元。支付给Toyoda Gosei Optoelectronics(Shanghai)Co.,Ltd.(丰田合成光电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许可费按照合同签订之日起30日内一次性支付450万元。

综上来看,穗晶光电的研发实力较弱、研发成果也不及同行。

招股书与公开信息"打架"

梳理招股书和公开资料发现,穗晶光电多处信息披露出现不一致的情况。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20年1-3月,穗晶光电员工人数分别为525人、630人、602人、674人,其中2017年至2019年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496人、596人、591人。

截至报告期末,公司不存在控股子公司和参股公司。

而企信网显示的2017年至2019年穗晶光电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522人、612人、614人,分别比招股书披露之数高出26人、16人、23人。

除了社保缴纳人数"打架",穗晶光电销售数据与公开信息也存在出入。

招股书显示,2017年穗晶光电对第二大客户深圳市隆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利科技")的销售额为4,363.64万元。而据隆利科技公告,2017年隆利科技对穗晶光电的采购额为5,009.44万元,比穗晶光电披露之数多645.8万元。

2018年和2019年,穗晶光电对第一大客户隆利科技的销售额分别为6,072.00万元、7,493.02万元。而据隆利科技年报,2018年隆利科技对不披露名称的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11,822.21万元、10,944.78万元、5,918.69万元、4,683.40万元、3,887.19万元;2019年隆利科技对不披露名称的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20,394.21万元、18,446.37万元、12,933.56万元、8,179.41万元、5,338.25万元,均无一与穗晶光电披露之数能够匹配。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穗晶光电对深圳市宝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宝明科技",2020年8月3日中小板上市)的销售额分别为4,693.35万元、6,012.52万元、5,374.14万元。

而据宝明科技招股书,2017年至2018年,宝明科技对穗晶光电的采购额分别为4,470.32万元、5,823.68万元,比穗晶光电披露之数分别少223.03万元、188.84万元;2019年,宝明科技对穗晶光电的采购额为5,567.42万元,比穗晶光电披露之数多193.28万元。

招股书显示,2019年穗晶光电对深圳市南极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极光")的销售额为3,366.73万元。而据南极光招股书,2019年南极光对穗晶光电的采购额为3,313.28万元,比穗晶光电披露之数少53.45万元。

招股书显示,2018年穗晶光电对厦门弘信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弘信电子")的销售额为5,391.26万元。而据弘信电子年报,2018年弘信电子对不披露名称的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18,129万元、11,839.58万元、5,211.92万元、4,399.08万元、4,048.26万元,无一与穗晶光电披露之数对应。

此外,穗晶光电在公司治理方面也值得关注。

据(2020)粤0306民初3045号文件,公司一员工未按公司要求拜访客户,在向公司负责人做了应有的解释,其行为并未达到严重违反公司管理制度的程度,但穗晶光电仍做出解除劳动关系的处罚,被该员工告上法庭。据该判决书,穗晶光电属违法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关系,支付该员工经济赔偿金53,535元。

另还有一则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穗晶光电在与常州市卓奥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被申请冻结其银行存款450,000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综上,特别是信息披露不一致的情况,穗晶光电及其保荐机构应做出解释说明。目前穗晶光电已进入问询阶段,《壹财信》将继续关注。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