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股份董事长何祖训竟质疑证监会发审委“不专业”?!

作者 | 宋旭光

编辑 | 李浩楠

校对 | 孙   恒

神农股份聚焦生猪产业链的建设和发展,形成了集饲料加工、生猪养殖、生猪屠宰和生鲜猪肉食品销售等业务为一体的完整生猪产业链,该公司将在本周由证监会发审委审核是否能够上市,同时仍有三大谜团环绕着神农股份,该公司的IPO之旅能否平坦?

疑问一:大存大贷,是否货币资金造假?

在本次上市的募集计划中,神农股份计划募集资金总额为19.06亿元,其中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金额就高达5.7亿元,是所有单项募投项目中金额最大的。但另一方面,神农股份在2019年6月接受了领誉基石的6500万元增资投资,截止到当年末货币资金余额高达4.61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在四分之一以上;而2018年末的货币资金余额还仅为0.55亿元,以前年度货币资金资金余额最高的年份也未超过1.6亿元。可见公司并不缺少流动资金。与此同时,神农股份的长期借款在2019年还新增了近4千万元,公司在拥有大额货币资金的同时,仍然新增借入了4千万元借贷,这样的“大存大贷”是否正常?自去年以来,以康美药业、康得新为代表的货币资金造假大案屡次震惊资本市场,在这些公司的财务数据表现中,惊人一致地存在大存大贷的迹象。再往前追溯,农牧业上市公司更是财务造假大案的高发地,从A股财务造假第一案的蓝田股份,到万福生科;从雏鹰农牧,到獐子岛,在种种因素影响下,农牧业成为了“天然的”财务造假滋生温床。在此背景下,同样存在“大存大贷”数据表现的农牧业公司神农股份,岂能让监管层放心?疑问二:董事长何祖训深陷云南金融系统腐败受贿案,原因成谜?2020年5月,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判决书,披露了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副主任施增荣的受贿、行贿细节。判决书显示,施增荣在2005年到2017年期间利用担任昆明市官渡农村合作银行董事长,昆明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主任、理事长,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副主任等职的便利,收受他人送的288.7万现金和价值3.179万元的100克金条一根;其中包括“云南神农农业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某3万元现金”。

神农股份董事长何祖训竟质疑证监会发审委“不专业”?!

制图:富凯IPO财经来源:裁判文书网

神农股份董事长何祖训竟质疑证监会发审委“不专业”?!

制图:富凯IPO财经来源:裁判文书网

针对此项行贿事件,云南神农在招股书中只字未提,当时神农股份向施增荣行贿的目的是什么?又取得了哪些“成果”?都成了谜团。

另据招股书披露,云南神农股份与昆明市官渡农村合作银行六甲支行签订了《流动资金循环借款合同》,借款金额共计2500万元,年利率低至3.85%。神农股份向施增荣行贿,是否是为了获得低息贷款?这是值得拷问的。

神农股份董事长何祖训竟质疑证监会发审委“不专业”?!

制图:富凯IPO财经来源:神农股份招股书

疑问三:董事长竟然质疑证监会的“专业性”?

在此之前,神农股份曾于2016年首次冲击IPO,而《第十七届发审委2017年第35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显示,神农股份IPO未通过。彼时,发审委对公司提出了四类问题,包括客户较为分散且变动较大、大多为个体工商户、ERP系统不健全,各期采购用于加工饲料的原材料明显低于饲料产量,以及疫情和生猪死亡率等问题。据媒体报道,得悉审核结果为“未通过”后,公司的董事长表示,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感觉我们的回答,委员都听懂了,问题不大。事后想来可能还是发审委里缺少行业性的委员,未能充分理解公司的商业模式。”上市被否之后,何祖训不反思自己公司内部治理和财务风控流程方面存在的问题,反倒是嗔怪监管部门“不专业”、“理解能力差”,这是否是一家正规企业董事长应当有的心态?

神农股份董事长何祖训竟质疑证监会发审委“不专业”?!

制图:富凯IPO财经来源:证监会官网(2017年)来源:证监会官网(2017年)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