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地产昙花一现,新明中国20亿巨债难平

债务违约、盈利剧降以及股价暴跌,最近让陈承守真切体会到现实的残酷。除了以股抵债、加快周转、借款展期以及再融资,似乎没有更好的应对之法。

儿童地产昙花一现,新明中国20亿巨债难平

斑马消费注意到,新明中国从没有走进中国主流房企阵营,除了早期以“儿童地产”的噱头让人有所耳闻,公司的发展与扩张停滞不前。

凛冬已至,这家微型房企,面对的是更加狭窄的生存空间。

20亿巨债

上周,新明中国(02699.HK)公告披露,历时半年,其已到期的3亿港元可转换债券违约事件仍然未解。

公司将及时化解债务危机,寄托在实控人陈承守身上。

今年10月,陈承守将所持公司29.50%股权,以对价1港元转让给北控城投香港。彼时,北控城投香港承诺,尽最大努力协助公司解决上述逾期债券,以及今年内到期贷款等相关问题。

上述违约债券所募资金主要用于山东兴盟国际商城、重庆中国西南城两个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兴盟国际商城位于山东滕州,总投资100亿元,占地2000亩;西南城位于重庆大足区,总投资50亿元,占地500亩。

2020年中报披露,兴盟国际商城投资1.52亿港元,西南城项目投入1.48亿港元,3亿港元已消耗殆尽。今年上半年,兴盟国际商城交付面积971.35平方米,销售收入420万元;西南城收入交付面积782.61平方米,销售收入400万元。

公司销售不力,旗下合计5个项目销售收入6370万元。这样的去化速度,也难怪公司资金链如此紧绷。

截至6月末,公司1年内须偿还的借款为18.85亿元,同期账面货币资金为875.40万元。

而且,期末有关违约借款及交叉违约借款的利息约1.18亿元已逾期。这相当于公司在1年内须偿还借款及利息超过20亿元。

儿童地产昙花一现,新明中国20亿巨债难平

原本,陈承守有较为通畅的融资渠道,其控制的新明集团为温州银行第四大股东,持有温州银行5.77%股权。

然而,温州银行的渠道已被他玩坏了。截至2019年末,新明集团所持温州银行股权质押率75.13%,温州银行与新明集团重大关联交易余额25.09亿元。据评级报告,新明集团关联方应收款类投资已累计欠息 2781.86 万元。

启信宝显示,今年上半年以来,新明集团涉两起民间借贷纠纷。今年10月,公司成为“失信被执行”,且尚有4起股权未解除冻结,涉及股权数额合计25850万元。

5年裹足不前

新明中国体量非常小,在中国房企阵营里属于末流。2015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当年收入规模13亿元左右。

公司常以儿童地产第一股自居,业绩逐年下行。

斑马消费统计,2016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收入分别为6.60亿元、18.88亿元、6.25亿元、1.63亿元和0.9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0亿元、2.42亿元、0.43亿元、-1.17亿元和-0.72亿元。

公司主要收入来自于物业销售,2016年至2020年上半年,物业销售分别实现5.93亿元、18.35亿元、5.67亿元、9960万元和6370万元。

公司交付面积下降是导致物业销售下降的主要原因。

2016年至2020年上半年,交付建筑面积分别为3.45万平方米、10.18万平方米、7.46万平方米、1.22万平方米和0.78万平方米。

斑马消费发现,公司上市5年来,几乎没有大规模拿地动作。2015年,公司土地储备规模(建筑面积)143万平方米,直至今年6月,土地储备规模为106.73万平方米。

今年6月,公司通过发行股本,新增广东汕头一处占地8400平方米的旧改土地95%权益,代价1.77亿港元。

因为资金掣肘,公司已积压不少待开发项目。2020年中报显示,公司16个项目中,未销售的可销售建筑面积占比土储储备总建筑面积的49.84%,其他处于开发或待开发状态。

“儿童地产”昙花一现

与陈承守一样深陷困境的,还有他的温州泰顺同乡舒策城兄弟。

舒氏兄弟执掌的五洲国际(01369.HK)前几年在全国攻城略地,在商贸物流地产领域风生水起,最后债台高筑、至今难以抽身。

斑马消费分析发现,陈承守和舒策城兄弟的共通之处在于,早年出身草根,在中国楼市红海之时盲目进入商业地产领域。最后,因为项目开发周期长、资金投入巨大等行业特征,一步一步拖垮了他们。

上世纪90年代,陈承守在福建从事铸钢生意挖得第一桶金后,进入房地产领域,早期以住宅业务为主。

2015年,陈承守将公司推上港股后,整体策略就变了,他在发展物业项目上加上孕妇、婴儿和儿童的概念,大玩“儿童地产”之噱头。

2016年,陈承守公开宣称,计划投入10亿元进行儿童地产开发和运营,未来5年内,儿童地产营收占比将达50%以上。

这个宏伟“蓝图”未能实现,公司迄今就投资开发了上海和杭州两个儿童地产项目。

陈承守曾对在全国复制这个商业模式寄予厚望。不过,商业地产的本质,将这家本就羸弱的地产商一步步拖入深渊。

现在看来,没能抓住“棚改”等政策红利、过早聚焦商业地产,是陈承守犯下的战略性失误。

公司上市后同时推进多元化业务,2017年推进祁安保险经纪、2020年参股设立房地产投资基金等。

在今年的半年报中,情况有了些许变化。公司称,未来将继续加快去库存化为首要目标,按市场需求变化适度调整原有的儿童主题地产。

内容来源:斑马消费

作者:杨柘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