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汾酒关联交易29亿增153% 营收净利增长毛利下降遭监管问询

山西汾酒关联交易29亿增153% 营收净利增长毛利下降遭监管问询

●长江商报记者 陈妮希

正直酒企盘中回暖之际,山西汾酒(600809.SH)却遭到来自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公告发现,营收净利增多、现金流却下滑成了首当其冲的疑惑点。此外,关于山西汾酒毛利率明显低于同等规模酒企,而费用增长速度却高于其他酒企等问题也均受到问询。

至今,山西汾酒的态度一直含糊不清。截至发稿前,长江商报记者向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山西汾酒)发去采访大纲并被收到相关回复。

曾多次召回问题产品

资料显示,山西汾酒年产名优白酒5万吨,是全国最大的名优白酒生产基地之一。于1993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为中国白酒第一股,山西第一股。

2018年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营业收入93.08亿元,同比增长47.63%,营业成本31.43亿元,同比增长53.23%,毛利率水平66.23%,同比下滑1.24个百分点。

在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山西汾酒2018年毛利率为66.23%,位于第12位,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古井贡酒、口子窖、水井坊、舍得、今世缘、酒鬼酒毛利率都在70%以上。这与其山西汾酒是老四大名酒之一的身份似乎并不搭,在营收接近百亿规模,同等规模酒企例如古井贡酒毛利率为78%,对比之下,山西汾酒毛利率仅为66.23%。

对此,上交所问询函也给出关注,请山西汾酒披露所处的行业情况、其他可比公司及酒类产品的具体情况,说明公司毛利率变动是否背离行业趋势;结合具体成本变动,补充披露报告期内毛利率水平下滑的具体原因。

此外,根据山西汾酒2018年年报披露,去年公司在营销费用上出现大幅度增长情况。公司广告宣传费本期金额7.33亿元,其中全国性广告费用1.50亿元,地区性广告费用2.07亿元,合计3.57亿元;公司促销费2.75亿元,同比增长66.49%;公司会议费4,289.27万元,同比增长130.67%。

对此,上交所也请公司补充披露,除全国性及地区性广告费用外广告宣传费的具体明细情况;促销费的形成原因及具体构成情况,并说明报告期内大幅增长的原因;会议费的具体构成及报告期内大幅增长的原因。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山西汾酒大肆营销背后,其品牌质量问题却屡有发生。2012年,山西汾酒身陷“秘密召回”风波,被指3月-4月流入市场的53度黄盖汾已实行“内部召回”。2018年6月,山西汾酒曾在其销售公司内部通知召回该企业于三、四月为举行活动而生产并流入太原市的53度“黄盖汾”。对于召回的原因,外界目前仍不得而知。2019年一月山西汾酒被曝秘密召回问题产品,同时,召回已两月市场仍有售也被媒体曝光。

日常关联交易规模明显增加

山西汾酒资本动作也让市场“一头雾水”。据公司近3年年报披露,公司日常关联交易规模逐年增加。

2016年、2017年、2018年公司与关联方实际发生的日常交易金额分别为7.76亿元、11.57亿元、29.28亿元。年报披露,2018年日常关联交易金额29.28亿元,较上年同比大幅增加153%,其中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关联交易加总金额达21.44亿元,出售商品/提供劳务的关联交易加总金额达6.95亿元。

这当中,关于关联采购金额占年度采购总额的比例、关联销售金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等内容引发上交所关注,并请山西汾酒做出相关说明。此外,2018年报披露,公司前期预计2018年日常关联交易总额不超过23.38亿元,并经2017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但报告期内实际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为29.28亿元,公司追加2018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金额合计8.77亿元。

而报告期内实际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超过股东大会审议金额的原因,相关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履行情况均未对此做出解释。结合上述情况,公司相关内部控制是否存在缺陷成了市场之谜。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