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泰生物IPO:客户疑为空壳公司、采购数据不实、信披劣迹斑斑

诺泰生物一边厢立志要成世界级生物制药公司,为全人类消灭癌症;一边厢多家客户被怀疑是空壳公司,采购数据也自相矛盾,信披劣迹斑斑。

11月20日上午,科创板上市委审议了江苏诺泰澳赛诺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诺泰生物”)的首发申请。

诺泰生物成立于2009年4月,于2006年1月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上市,证券代码为835572。本次拟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为不超过5329.595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

然而细究这家公司,在它身上发现了一些需要投资者们谨慎对待的“隐秘”。

专科学历老板要造世界级医药公司消灭癌症

诺泰生物创始人是赵德毅、赵德中两兄弟,合计控制公司41.18%的股权。目前,赵德毅担任公司董事长,赵德中担任公司副董事长。这两兄弟曾经安装过工业设备、搞过房地产,最终才干起了医药的生意。

2004年,赵德毅兄弟投资了杭州诺泰制药技术有限公司(现名杭州阿诺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阿诺生物或诺泰制药)。这家公司梦想很大,号称要成为世界级别的生物制药公司,将癌症变成一种非致命疾病乃至治愈。这梦想即使全球最牛的医药公司也不敢说,不过这么爱画大饼,倒也很符合房地产老板的行事风格。

以赵德毅自身中学时学的那点生物学知识,自然是无法轻易服众的。2016年,赵德毅与阿诺生物实际的管理方出现了严重的冲突,双方一拍两散。赵德毅出走泰诺制药后,另一波人掌控了阿诺生物。这些人均为70后、硕士学历,有在相关生物技术行业拥有从业背景深厚,显然他们不想与“不懂专业”的赵德毅与赵德中两兄弟再掺合在一起了。

与阿诺生物分道扬镳后,赵德毅与赵德中又火速找来金富强一起“搭班”。金富强拥有美国绿卡,曾在杜邦、施贵宝制药、赛普科制药等企业工作过,回国后创立了杭州澳赛诺生物。之后,这家公司被诺泰生物收购后,成为公司的主体。

并购澳赛诺生物后,依然掩盖不了诺泰生物研发羸弱的事实。赵德毅兄弟本质上是个资本玩家,根本根本不懂业务,玩不了医药这么高级专业的领域。毕竟,让一个专科生出生的房地产老板去搞创新药,的确有点难为他们俩了。

诺泰生物如今的研发团队里,大专生多过博士,大半都是本科毕业。这难道要靠本科生去研发创新药吗?

多家大客户疑是“空壳”公司 采购数据自相矛盾

近几年,诺泰生物盈利增长并不理想,虽然营业收入有所上涨,但是盈利情况一直在原地踏步。

在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诺泰生物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29亿元、2.56亿元、3.72亿元和2.16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4192.93万元、4390.84万元、4861.05万元和4838.64万元。

但盈利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诺泰生物实控人赵氏兄弟,俨然已经是资本玩家。诺泰生物的财报也明显禁不起推敲,诺泰生物的前五大客户中,有多家客户疑是“空壳”公司。

以2019年诺泰生物第二大客户——上海睿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睿瓦)为例。2019年,诺泰生物向上海睿瓦销售了4640万元,占公司总销售额的12.5%。天眼查显示,上海睿瓦成立于2017年4年,成立时间很短,注册资本只有200万,实缴资本只有198万元,参保人数只有8个人,基本上就是一家“空壳”公司或者很小的公司。

这样一家很小的公司,却为诺泰生物贡献4600多万元。这合理吗?正常吗?

今年上半年,北京洲际新泽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洲际新泽医药)向诺泰生物采购了870.89万元,成为公司自主选择产品的第一大客户,占采购额约14%。天眼查显示,北京洲际新泽医药的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由自然人许晓萍持有100%股权,公司的参保人数只有3人,基本上可以判断是一家“皮包”公司。

这种公司成为诺泰生物的重要客户,难道不反常吗?

去年,杭州海盛医药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盛医药化工)向诺泰生物采购了1044万元,成为公司自主选择产品的第二大客户,占采购额约13.5%。天眼查显示,海盛医药化工的注册资本只有200万元,由自然人章海波、朱利忠合计持有100%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海盛医药化工曾是诺泰生物的关联方,此前诺泰生物的重要股东杜焕达夫妇持有海盛医药化工100%股权。

此外,诺泰生物的采购数据也存在着很多问题。

4-氟-2-甲氧基苯胺是诺泰生物采购的主要原材料之一,相关采购只发生在2018年和2019年,采购额分别为213.71万元和213.37万元。但是首轮问询问题14的回复中显示,2018年和2019年公司对科聚生物4-氟-2-甲氧基苯胺的采购额分别为396.87万元和375.11万元。数据差异非常大。

诺泰生物IPO:客户疑为空壳公司、采购数据不实、信披劣迹斑斑

这种情况并非个例。招股书中,2017年诺泰生物采购的1,3,5-三氟苯金额为1209.23万元。但是诺泰生物在回复中表示2017年,诺泰生物对第一大供应商浙江永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采购内容为1,3,5-三氟苯,采购额为1226.24万元,仅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就超过了全部的1,3,5-三氟苯,如果有其他供应商也提供1,3,5-三氟苯,那么差异可能更大。

隐瞒关联交易三年 信息披露劣迹斑斑

对于一家拟科创板上市的公司来说,信披尤为重要,但诺泰生物在这方面可是有不少“前科”。

2016年11月,诺泰生物宣布,拟并购澳赛诺生物100%股权。当时交易价格为2.44亿元,高于诺泰生物截至2015年末的资产总额1.9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彼时的诺泰生物连续亏损,而澳赛诺盈利情况较好。

收购前诺泰生物信誓旦旦的公告称:交易对方均不存在关联关系。

然而,根据后来监管的调查,早在上述交易前,赵德毅兄弟便透过旗下公司突击入股了澳赛诺生物,且持股比例不低,两兄弟旗下两家公司分别出资323.75万元,对应的持股比例为16.18%。为了掩人耳目,这两兄弟再次展现了资本玩家的技能,交易都是由他人代持股权。

根据交易方案,诺泰生物向赵德毅兄弟旗下的公司分别发行950.69万股,对应交易价格均为3950多万元,这也意味着,短时间内,赵德毅兄弟便实现了10多倍的回报,所持澳赛诺生物就实现了大幅增值。

直到去年底,诺泰生物收到监管部处罚决定。因公司在2016年进行的重大资产重组,交易对手方中存在未披露关联方,关联董事、股东赵德毅、赵德中未回避表决,违反关联交易回避表决的规定,构成信息披露及公司治理违规,股转公司决定对公司、赵德毅、赵德中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这样“自罚三杯“的处罚结果,也是让人看不懂。

诺泰生物在新三板挂牌期间,除了未披露上述关联交易外,还多次出现财务数据更正、未及时披露一致行动人变更、对外投资未及时信披等事项。

在财务数据方面,诺泰生物先后修正了2017年和2018年业绩快报数据,下修净利润。2018年4月,诺泰生物对2016年管理费用等多个会计科目进行前期差错更正和追溯调整;2019年4月,诺泰生物公告对2017年会计差错进行更正;2020年6月,诺泰生物公告对2017年、2018年财报中会计差错事项进行更正及追溯调整。

对于投资者来说,一家擅长资本运作、有数据不实嫌疑、在信披上不太理想的拟上市公司,还是多小心为妙。

内容来源:雪山财经

研究员 佳佳

免责声明和风险提示:本文是用户自行发布以及转载,不代表FX112任何观点,如有任何形式的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文章中的所有内容均不构成FX112任何的投资建议及意见、立场,请您根据自身评估做出理性决策。FX112仅提供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如文章侵犯到您的合法权利,请您联系FX112。